全国统一电话 4008940066

首页 > 品牌文化 > 业主论坛

>返回

从井水到净水

2019-03-19 来源: 字体大小:
分享到: 826

[摘要]   

尚品佳苑业主 慧慧

母亲一手扶着井口的青色石架,一手抖动手里的铁链,辘轳轻晃一下,我和弟弟喊着一、二、三,拼尽力气转动辘轳,一桶水从井中汲起,桶到井沿,母亲就势推歪水桶,水剩过半。

1982年冬天,母亲腹部手术,伤口未痊愈,提前出院。父亲在外地工作,我和弟弟不到十岁,吃水成了最大的难题。

门口有一大井,井口直径约3米,井内四周的石头上挂着细长的冰棱,井沿外也全是冰层,冰层沿着井边的斜坡延至旁边的小路上。尽管上面撒了炉灰渣,走上去腿肚子还是止不住打颤。站到井沿,别说打水,低头看一眼,心跳加剧。

母亲先是央求别人送水,半个月后,她从容地站在井沿边,指挥我和弟弟站在她身后,我慢慢地转动辘轳,勉强够得着转完一整圈。我和弟弟打水抬水,渐渐地由半桶水变成一桶水,直到独立挑水。

90年代末期,水管安装入户,两天一放水,晴天时会流出绿色的水藻,雨天时会流出污浊的泥水。放水时,母亲非常开心,先蓄满两大缸水,接着装满壶里盆里。然后拖地擦桌子,换衣服撤床。最后是院里的瓜果蔬菜,花盆狗槽。空气洁净湿润,井口的热闹气氛移到了农家小院,排队打水的日了一去不复返了。

去年,古稀的母亲在微信里语音留言:村里装了净水器,免费喝,新鲜口感好,没有水垢,最后是母亲朗朗的笑声。蓝色的塑料水桶代替了铁皮水桶。打水的主力军也变成了女人少年,老妪老翁。母亲每每看着年轻的女人,想起自己站在井边护着我和弟弟打水的艰辛日子,仿佛置身梦中:现在的日子真好哇!今年夏天回家,竟看到光脊梁的小侄子抱起蓝色的水桶直接往嘴里灌,纯净水顺着嘴角流到肚皮上,母亲抿嘴偷乐。

渐渐地,村中的井口都不见了,那种从井口下望,眼晕心跳的感觉再也寻不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