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统一电话 4008940066

首页 > 品牌文化 > 业主论坛

>返回

看瓜

2018-07-26 来源: 字体大小:
分享到: 2021

[摘要]   

旺角国际 史秀川

炎炎夏日,西瓜成为人们消暑解热的时令水果。不论洁净高档的超市里,还是纷乱热闹的路边小摊上,到处都能看到它的身影。大小不一,颜色各异的西瓜每每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上,给人们带来丝丝凉意。而我,却想起了小时候和爷爷看瓜的日子。

所谓的看瓜,就是看守瓜园,和《闰土》里面写的相似又不同。相似的是都是在瓜园吃住,不同的是,我们看瓜是为了防止有人来偷瓜。

每年爷爷都会把河边的三亩沙滩地种上西瓜。因为是沙滩地,土地贫瘠,养分不足,种庄稼收不了多少粮食,却最适合种西瓜。爷爷种瓜是祖传的,连种西瓜都祖传,好像有点吹牛的意思。但却是真的,听说我爷爷的爷爷那一辈开始种西瓜,所以经验很丰富,还有祖传秘方。比如说用榨出过香油的芝麻酱做肥料,种出的瓜皮薄如铜钱,却甘甜多汁。听说曾经有人啃完了瓜瓤,拿起瓜皮对着太阳看,能看到太阳的圆影。

每年的农历四月,西瓜已经长大,快要上市的时候,父亲就会帮着爷爷在瓜园的中间搭个人字形的窝棚。窝棚上面覆盖塑料布防雨,下面放张单人床和被子凉席,四周碧绿的瓜叶迎风摆动,或粗或细的枝蔓盘根错节,圆滚滚的西瓜横七竖八地躺在瓜叶下面。清澈透明的河水哗啦啦地唱着不变的歌谣向东流去。

每天早晨醒来,爷爷往往是在卸瓜。种瓜的人,从不说“摘”,而是说“卸”。究竟从何而来,早已无从考证。爷爷小心翼翼得在瓜园走着,好像怕惊醒了熟睡的婴儿。透过瓜叶看到目标,蹲下来,轻轻一拍,便知生熟。把熟瓜卸下来,一个个放到荆条编织的背篓里,笑呵呵地背到路边早已铺好麦秸的板车上,拉到县城或者乡镇去卖。无聊的我翻看小画册,《武松打虎》、《大闹天宫》、《铁路游击队》等几本都让我给翻烂了。然后等待傍晚爷爷卖瓜回来,带回来一两件小零食,爷爷总是笑着看着我狼吞虎咽。

记忆最深的是瓜园的晚上,祖孙俩吃完晚饭,坐在马扎上乘凉。夕阳西下,暑气渐退,爷爷摇着着蒲扇给我讲故事。爷爷年轻的时候读过族里的私塾,会打算盘,通古文。爷爷讲故事生动形象,人物性格分明,音调抑扬顿挫,情节跌宕起伏。每讲一段,爷爷就会“滋溜”喝一口茉莉花茶。而我总会迫不及待地追问:“然后呢?”爷爷再接着讲下一段。茉莉花喝了一杯又一杯,故事讲了一段又一段,潮气慢慢侵袭上来,我也困了,就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转眼间,爷爷已经去世十年了。瓜园那块地也被征用建了工厂。那条原本清澈的小河早已经断流。看瓜的日子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