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统一电话 4008940066

首页 > 品牌文化 > 业主论坛

>返回

​难忘的一双土布棉鞋

2018-07-26 来源: 字体大小:
分享到: 1154

[摘要]   

国防大学联合作战学院业主  申秀德

我的双脚长得又厚又宽,老伴和孩子们都经常为我穿不到合脚的鞋而着急,这便勾起我,母亲在我儿时,为我做的那双穿着舒适又暖心的土布棉鞋。如今,虽然那双棉鞋早已不复存在,但当时母亲做棉鞋的情景,我至今记忆犹新,永远难忘。

我今年80岁,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,8岁那年,父亲病逝。母亲是一位缠过脚的家庭妇女,父亲去世后,她坚强地撑起这个家,历经艰辛,把我和弟弟抚养大。1953年,我考上了离家35里的县第一中学,因家里贫穷,无力在学校食堂就餐,只好每个星期六下午课后回家,星期日下午带上干粮返校。那年冬天格外冷,飘起大雪的时候,我还穿着破旧的单鞋,双脚都被冻红肿了。母亲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非常着急,连忙找来治疗冻伤的茄子秧,泡了一盆热水,轻轻为我撩水洗脚。母亲心疼地说:“冻成这样,娘给你做一双新棉鞋。”在那个年代,贫苦家庭的孩子,想要穿一双新鞋不是件容易的事,想穿一双新棉鞋更是难上加难。我跟母亲说:“娘,你年纪大了,不经冻,我年轻,又蹦又跳,不会冻坏的,还是先给你自己做双棉鞋吧。”无论我怎么劝说,母亲都不肯改变主意。在一个晴朗的天气里,母亲用红薯干面粉加水打成浆糊,将家里的破旧布片,一片一片、一层一层的粘接在一起,放在阳光下晒干,然后按我脚的大小剪好鞋底和鞋帮。又一个星期六的晚上,我在昏暗的棉籽油灯下复习功课,母亲就在一旁纳鞋底,每纳一针都必须用针锥吃力地扎个针眼。我偶尔抬起头,看到墙上母亲那单薄瘦弱的身影,不禁生出心疼和同情,又禁不住流出热泪。

一个星期六的傍晚,当我回到家时,见母亲已经把鞋底纳好,正忙着做鞋帮,想让我返校时穿上暖和的棉鞋。那天夜里我一觉醒来,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,母亲正把自己的棉裤拆开,把里面的旧棉花一片片撕下,塞进为我做的棉鞋帮里。我立即起身披上衣服,拉住母亲的手,含着眼泪说:“娘,您的棉裤本来就很单薄,不能再往外撕棉花了。”母亲告诉我:“你在外边冷,娘在家没事。”那一夜我再也没有睡着,泪水沾湿了枕头。

返校那天,母亲帮我穿上她刚做好的崭新的大棉鞋,送我到村头,嘱咐我“路上小心。”我望着母亲穿着单薄的衣服,在呼啸的北风里微微发抖,我的泪花在那一刻再次流下,打那时起,每年冬天,那双棉鞋我穿在脚上,暖在心里,每当我把棉鞋捧在手里时,就仿佛触摸到母亲温暖的心。一直伴我到1956年12月应征入伍,双脚再也没有冻伤过,这是因为母亲的心在暖着我。

六十多年过去了,母亲也早已离开人世,每到寒冬时,我都不由自主地想起母亲在那缺衣少食的艰苦年代里,日夜操劳,为我做新棉鞋的情景。我将永远记住母亲的浓浓情、深深爱,这种情和爱,永远铭刻在时间的年轮里,印在我的灵魂深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