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统一电话 4008940066

首页 > 品牌文化 > 员工之家

>返回

豆腐情节

2018-09-06 来源: 字体大小:
分享到: 1117

[摘要]   

小时候不喜欢豆腐,极其的不喜欢,仔细想想或许是年幼的舌尖刁钻任性吧。奇怪的是对制作豆腐却情有独钟。

年前,磨豆腐,是从前乡下人家最为隆重的事宜了,像是一项浩大的工程。费时费力费心思。没有一两天的功夫是难以完成的。于是全家老幼齐动员,泡豆子、推磨、磨豆浆、上箩过滤、点火烧滚、点卤、包装、挤压成型……十几个程序下来累得人仰马翻。看着躺在框里的洁白如玉的豆腐块,算是有了回报。用今天的话说累并快乐着。

小时候我家做豆腐我是火头军,父亲是做豆腐的把士,火烧到锅里的豆浆滚滚的时候,就该点豆腐了,这是做豆腐的关键时刻,父亲端着饭勺,勺子里盛着卤水缓缓的递进大锅里,瞬间神奇的变化出现了,豆浆慢慢浓稠,凝固成软软的脑絮状……豆腐脑。每每站在一旁,聚精会神瞅着这神奇变化,觉得好玩又疑惑,长的读书后才知道其中之道理。豆腐点好,装进磨具盖板压石头,等待十几个小时后豆腐才算真正做好。

做好的豆腐任你煎、炒、烹、炸、炖、煮都是好滋味。这是我长大后得出的结论。

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,难以消受的苦苦的豆腥味,岁月无情,调剂了我的舌头,揉平了我的棱角,也教会了我怎样去感恩去报答,豆腐与我已是现在生活里不可或缺的美味。